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新闻论文 > 详情
 新闻论文
互联网时代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应用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题好一半文”已经被不少新闻从业人员奉为圭臬。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应用,网络语言也逐渐成为一种新兴的语言形态,并影响着包括新闻媒体行业在内的各个业态。本文主要就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应用展开研究,主要探讨其在应用过程中的利弊,最后就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规范使用給出本文的建议。 
  【关键词】网络语言;新闻标题;利弊;应用 
  互联网语境下,网民快速崛起,使得网络语言层出不穷。网络语言的生产者是亿万网络民众,网民的素质和受教育程度良莠不齐,这是不争的事实。然而网络语言确实昙花一现,并没有强大的生命力、延展性和传承性。网络语言被催生出来,同时也在被淘汰,上一阶段的网络语言会随时被最近的网络语言淹没,然后循环往复。网络语言对新闻媒体的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那么对网络语言对新闻媒体的影响的探究也显得十分的必要,本文主要探究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应用。 
  一、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应用的优势 
  网络语言将国民带入了一个新的虚拟语境,在这个语境当中,他们使用同一种语态,交往符号,以此来进行交流,传递信息。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应用的普及,网络语境日趋成熟,网络语言也弥漫在包括新闻媒体行业在内的各个业态当中。那么对网络语言对新闻媒体行业的影响的探究也势在必行,本文主要探究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应用。 
  切实性。网络语言将国民带入了一个新的虚拟语境,在这个语境当中,他们使用同一种语态,交往符号,以此来进行交流,传递信息。而新闻标题中运用网络语言正是将网络语言符号引人到新闻当中去,对于已经习惯了使用网络语言符号进行交流的网民来讲,对于新闻媒体来讲都是一种“福利”。因为当传播者向受众传递信息,受众需要将信息进行“解码”然后解读信息,这样才能达成信息传播的效果,信息传递也才完成。在这一过程之中,如果传播者与受众使用的是同一种“语态”,那么在“编码”和“解码”过程之中,就会大大减小信息传递的信息流失,从而促进信息的有效传递。因此切实性、贴近受众的新闻标题让容易被受众接受。 
  简洁性。网络语言言简意赅的符号即可传递丰富多彩的信息。网络语言打破了传统语言的禁锢,形成了一系列自身的语态体系。同时由于这一特质,也使得网络语言极具“性价比”,花费最少的篇幅传递更多的信息。譬如,“老铁没毛病”“友谊的小船”“狗带”“我好方”等等。譬如澎湃新闻在2017年9月22日的新闻标题“《心塞!医生为抢救心脏骤停患者剪坏其衣物,遭索赔千元》”。其标题中“心塞”一语中的。 
  趣味性和主动传播性。网络语言本身固有的娱乐性等语言属性使得其在新闻标题中的应用也兼具有趣味性和主动传播性。网民、网络语境,一句“老司机”“你懂的”即刻心有灵犀,了然于心。譬如深圳晚报上为“南宁圈”做的头版“不懂问什么就是突然想打个广告”,极具有趣味性,网民于是竞相传播,打造了现象级的网红标题。 
  二、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应用存在的相关问题分析 
  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应用会存在以下问题:主观倾向性、不实性、短暂性、暴力性等。 
  主观倾向性。新闻传递目标人群和受众众多,但网络语言的运用,摒除了非网民的阅读体验。并非所有的读者都是网民,从新闻传递的内容来讲,也并非所有的读者都能够解读网络语言化的新闻标题。再加上部分媒体为了博取受众眼球的夸大新闻报道,使得这一主观倾向性更加“扩大化”。这也就违背了新闻的基本特性。 
  不实性。真实性是新闻的基本原则,缺乏真实性的新闻如同无根之木。而互联网本身所具有的开放性等特质,致使互联网缺乏监管的弊端,同时也就赋予了网络语言失真的特质,可以说网络语言将原本真实的事件通过网络互联传播的更快更远,影响也更加巨大。而网络语言在标题中的运用,将这种失真的影响因素引入到新闻当中,即使是新闻在采编过程之中做到了真实可信,但是网络语言的介入也就使得新闻缺乏了甚至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譬如一些权威网媒转摘的某知名媒体人撰写的《震惊!吴亦凡父亲曝光,清华毕业系中科院华南所所长》,经核实,该文系虚假新闻,属蓄意炒作。 
  短暂性。互联网的发展,网民的崛起,使得网络语言层出不穷。然而网络语言确实昙花一现,并没有强大的生命力、延展性和传承性。多数的网络语言只是在特定的时空范围之内,得以传播,网络语言也只不过是网民情绪宣泄的一种语言工具。譬如2015年的“明明病”“上天台”等词逐渐被2017年“蓝瘦香菇”“洪荒之力”等词取代。上一阶段的网络语言会随时被最近的网络语言淹没,然后循环往复,网络语言被催生出来,同时也在被淘汰。 
  网络语言的生命是短暂的,即使网民们热衷于创造网络语言,但依然改变不了网络语言生命力“短暂”的属性。也因此,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应用,也是不可避免地附带了这一网络语言短暂性的属性。再者与网络语言形成对比的是中国传统的语言文字,例如四字成语,就可以代代相传,这一点是网络语言的创造者需要思考的。四字成语,大多是依据历史典故以及历史相关事实改变而成,有一定的文化内涵,反观“喜大普奔”“十动然拒”等这类网络四字词语则不然。从横向来讲,这类网络语言在特定的时空范围内短暂传播,但从纵向来讲,这类网络语言就显得“力不从心”。 
  粗暴性。网络语言的生产者是亿万网络民众,网民的素质和受教育程度良莠不齐,这是不争的事实。因此网络语言也呈现出较大的差异性。创造网络语言的可以是一介草民,也可以是翩翩君子,可以是正义之士,也可能是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因此简简单单的网络语言其实是网络民众的代名词和扩声器。由于互联网本身的开放性等特质,这本无可厚非,但正是由于这种开放性等互联网特质,使得网络民众缺乏监管,肆无忌惮,致使一些网络语言呈现暴力性的色彩。譬如:“MMP”“TMD”“撕逼大战”等词在新闻标题中的传播。 
  粗暴的网络语言对社会公众尤其是未成年人的隐性伤害是很大的。首先粗暴的网络语言在互联网上肆无忌惮地传播,已经是对社会公众造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这些粗暴的网络语言诱发社会公众的不良情绪,为社会公众宣泄不良情绪提供了一个“符号象征”,这本身无可厚非,但由于网络语言的粗暴性,会使得社会公众由合理的情绪宣泄,转向另一个极端。再者,从网络使用的主体来讲,使用网络的有很大一部分是年轻人,尤其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未建立的未成年人。粗暴的网络语言的传播对他们的身心会造成隐性的伤害。而一旦这些粗暴的网络语言由互联网端口,转移到社会媒体端口,而且被应用到新闻标题之中时,必然是向社会公众传达一个信号:这些粗暴的网络语言已经被“组织”默许甚至认可,作为社会公众的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运用。
  三、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规范使用 
  作为人与人之间交流的“符号”——语言并非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时代的进步而不断地丰富自身的系统体系,而新闻语言亦如此。关于新闻标题中如何使用网络语言,笔者的思考如下。 
  切实遵循新闻真实性原则。没有事实依据,就构不成新闻。网络语言在标题中的运用,将这种失真的影响因素引入到新闻当中,即使是新闻在采编过程之中做到了真实可信,但是网络语言的介入也就使得新闻缺乏了甚至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徐宝璜著)中说:“新闻须为事实,此理极明,无待解释,故凡凭空杜撰、闭门捏造之消息,均非新闻”。C.约斯特在其所著《新闻学原理》中也认为一切新闻的主要因素是真实。而作为新闻的标题更是要严苛遵循真实性原则。 
  严格新闻生产的执行制度,强化从业者的职业素养。尤其是在网络语言在标题中的运用的过程之中,要慎之又慎,不要为了博取社会公众的眼球而违背新闻的基本原则,依据新闻事实,坚持实事求是,对社会公众负责的态度做新闻标题。 
  在使用网络语言时,要对其进行理性化的筛选和加工处理,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看到网络语言就不假思索地直接运用,这样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同时在某种程度上会对新闻媒体的公信力和影响力造成伤害。 
  抵制粗暴的网络语言。粗暴的网络语言对社会公众尤其是未成年人的隐性伤害是很大的,因此,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应用过程中,要抵制网络语言的粗暴性。作为新闻的生产者要不断提升自身的新闻职业素养,用科学和专业的职业素质甄选出符合社会公众的新闻语言,新闻标题的制作也是如此。作为新闻的把关人,在新闻生产程序中要严格执行制度,尤其是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应用时,要坚决抵制粗暴的网络语言。其次新闻媒体机构制定网络语言在新闻媒体运用的规则规范,以推进网络语言在新闻媒体运用的科学化、合理化和规范化。 
  规范网络语言的“生产”。网络语言的生产者是亿万网络民众,网民的素质和受教育程度良莠不齊,这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规范网络语言的“生产”就显得十分的必要。互联网迅猛发展,催生了网络语言的丰富,但网络语言良莠不齐,因此规范网络语言的“生产”要从网络监管机制的建立和完善着手,推进网络语言“生产”的准则和规范有序发展。从宏观上来讲,这样一方面推进网络社会的有序进行,同时也对包括新闻媒体在内的其他各个行业也会产生益处。从一定程度上来讲,网络语言的“生产”的规范化对推进网络语言在新闻媒体的运用也是很有必要的。 
  四、结语 
  网络语言无处不在,对网络语言在新闻标题中的应用的探究也是十分有必要的。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对网络语言进行科学、审慎的筛选加工,“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汲取网络语言的优势,与新闻生产有机融合,规避其弊端,做到扬长避短,以达到更好的新闻传播效果,从而推动新闻媒体事业的合理有序发展。

 

相关期刊分类